新闻动态

goback
LightHouse Capital
远瞻新闻
远瞻资本:创业丛林 猎手独行
36氪VClub



专属于VC的快乐,诱惑和使命



“对我来说VC最大的诱惑就是可以让自己的好奇心一直被满足。”

加入远瞻资本前,杨倩倩曾任职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投资主管,主导并参与了包括Bilibili,寺库项目,Yoho有货等互联网消费与文化类项目。杨倩倩在互联网投资领域拥有14年经验,专注互联网消费与文化跑道。

杨倩倩在二级市场卖方与买方担任互联网证券分析师,曾于法国巴黎银行 (BNP Paribas),帆船基金 (Galleon Group,全球最大TMT对冲基金之一)与派杰(Piper Jaffray)任首席中国互联网证券分析师,并数次被《机构投资者》(<>) 与彭博(Bloomberg)评为最佳中国互联网分析团队。

时间回溯到2005年,互联网赛道处在风生水起的前期,杨倩倩当时在华尔街非常领先的团队任职。他们是最早一批来到中国土壤的精英分析师。

“那时中国的互联网土壤优越,与第一代创业英雄走得非常近,打cold-call都可以直接联系到姚劲波一类在当今中国互联网圈风生水起的英雄们。”杨倩倩分享到。

那时的创业环境是非常简单和纯粹的。不同于现在各类峰会、榜单和颁奖礼,成绩通过不同渠道与全世界的人们分享,新兴的机构和不断涌出的创业者有了极多的曝光机会,媒体的快速报道和关注又接连不断地催生一波又一波的创业者。

创业初心各异,有的创业者是为VC讲故事,有的人在“成功学”的裹挟下创业,有的是坚守预见性的硬核科技,将产品落地商业化……大家目的不同,更多感受到的是百态初心。

回顾十几年前,创业逻辑清晰而简单,运营和融资方式基本是学习美国的逻辑:俱乐部形式,创业者大多来自于当时的海归精英,投资人是一小群关系很密切的人,不存在所谓激烈严酷的竞争关系,那时处在创业的“大航海时代”初期。志同道合的人们驶向遥远的海平线,去探索遥远的未知的商业世界。与风暴和风云骤变的天气对抗,勇气和信念在心中快速成长。

而互联网浪潮催生浪花,浪花在浪潮消退的过程中湮灭,在严酷的环境下创业的本质就是快速兴起和沉寂的。

互联网流量时代告尽,创新周期轮替催生VC更多机会



杨倩倩在二级市场做了7年,与一级市场的联系十分紧密。日复一日地研究动态,从商业模式出生到成熟,杨倩倩逐渐发现一级市场对她强大的吸引力。

“驱动力,好奇心,是作为VC最核心的素养,这是一种可以将好奇心“变现”的职业。”

“当今的中国 VC 投资界,已不是十年前的“草原”,各个赛道基本已形成拥有不同规模化和壁垒的“树林”。杨倩倩认为,在当今的投资环境下,机构需要选择一部分自己擅长的“树林”,并以技术和产品为核心深耕于此。”

根越扎越深,树木同时向上旺盛生长。

“头部的VC膨胀太快,覆盖更多的品类。这就意味着覆盖更多类型的创业者,大家在成功之后习惯用大船的方式航行,相同的船再建十艘。但是这种做法是违背VC本质的。真正该做的是在不同的航道里,挖掘深度的价值,用强大的好奇心作为燃料驱动。VC的核心本质应该是好奇而灵巧,深度研究商业本质的,保持垂直和敏锐灵活,而不是一味的要求越做越大。”

从大疆无人机到星逻智能、从禾赛科技到钧嵌传感,远瞻资本在选定的赛道中力求布局全产业链。远瞻资本已在无人机、自动驾驶、企业服务等 To B 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今年下半年,远瞻资本即将完成第三期基金募集,并以天使轮、A 轮及优秀项目跟投为主。

远瞻资本的三位创始人均取得了 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MBA 学位,并希望以技术突破为基础,为各个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截至目前,远瞻资本已在包括无人机飞控、自动驾驶、智能制造等多个领域进行了布局,其中包含独角兽大疆创新,以及潜力独角兽海拍客、禾赛科技等。

如何判定行业“先行者”?



远瞻资本在2014年投资了海拍客,海拍客连获远瞻四轮融资,现在已经成为年营收50亿,估值5亿美元的准独角兽公司。

“在2014年投资线下在当时看来是反常识的。因为在2014年的年末,互联网大热。各种细分电商上线的热门时间,非常容易拿到投资人的钱,大家当时都纷纷鼓励做线上。”杨倩倩说。但创始人更倾向做线下,我们同创始人一起研究政策和社会的话题,当时三聚氰胺事件爆出,让国民对奶粉的信任度将至冰点。海淘政策逐渐放开,电商才是光明的未来。

“我们之所以后来认同了创始人的观点是因为我们在下沉市场呆了一个月的时间。”

“我当时看线下的老板娘是如何做生意的,三线城市的妈妈都是熟练的淘宝买家。我和她们聊天,问他们为什么可以淘宝也依然坚持逛母婴店,她们带着孩子坐一坐母婴店的摇摇车,跟老板娘问询孩子发湿疹该怎么办。老板娘根据实际看到的情况贴心的给宝妈们建议……这个场景是温馨自然而高效的。整个购买的环节建立在信任+知识分享的基础上。”

虽然当时还没有开始进行量化理性的数据分析,尚未看到线下新零售的场景。但是作为VC,远瞻用感性的方式抢先认识到母婴赛道的价值和边界。

海拍客用先进的供应链深植到先进的零售场景,取得了巨大成功。

“投资是研究驱动的,很深的研究可以让你快速发现好的项目和埋藏在产业中的创始人,这本身不是流量的逻辑而是森林的逻辑,森林里隐藏着各种各样的神。

我们先研究了赛道,意味着在项目出现时很快做出判断,所以找到海拍客;

我们密切关注国家政策,注意到跨境政策放开,发现了天猫国际的创始人赵晨,一直保持紧密联系。知道他愿意出来创业,一直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给他意见,最后决定投资。我们从天使轮开始,连续投资4轮。”

远瞻资本成立第二年天使轮投资了大疆创新——后者如今已成为全球无人机飞控领域的独角兽企业。胡明烈与合伙人李喆创办远瞻资本后,共同探讨过关于大疆无人机的现状和未来。远瞻资本通过推算和预测认为,大疆推出的新款云台和无人机产品,有望将行业天花板提升 10 倍以上,且相关技术已领先同类竞品两代以上。远瞻在投资的过程中,不断地将初始的思想转化为研究和算法,最终成为其出手投资的重要原因。

禾赛科技是远瞻资本的另一个细分领域投资案例。

2013年禾赛成立于美国圣何塞,2014年搬至上海。目前已经有500多名员工(30多名博士),三位创始人分别是CEO、科学家、工程师。他们各取所长,最开始做激光气体探测,但是这个行业的天花板非常明显。在一次投后头脑风暴会议上,胡明烈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激光检测与天然气的行业结合非常垂直,技术纵深固然重要,但是用纵深的技术“横切”其他行业的能力是未来发展的关键。

有创新思考能力的专业人才,才能成为跨界成功的人。禾赛科技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禾赛用核心技术“横切”智能驾驶行业攻克壁垒,开始做智能驾驶激光雷达,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目前,禾赛有一个研发中心和两个制造中心,办公室分布于上海和硅谷。

“传感器领域的创业是有很高的技术门槛,因为传感器技术是测量技术,光学,机械,微电子学,仿生学,材料科学等众多学科相互交叉的综合性高新技术密集型前沿技术之一。”胡明烈在Forbes China作为传感器领域投资人代表的时候分享到。

远瞻资本成功出手的背后,有哪些值得学习的优点?


清晰大局观:远瞻资本认为,团队整体需要对经济周期和技术趋势有所把握,并理解 VC 在产业中的定位。在其他机构快速布局的时候,做到不焦虑——因为技术创新是持续存在的,只有把握好机会的出手,才更有可能投出独角兽。

核心价值观:尊重市场发展规律,所以在选择潜在投资企业的时候,需要考虑团队基因、投资环境、产业发展情况等多个维度。以投资大疆为例,创始团队很有潜力,但整个行业尚未进入爆发点,企业早期也未有较大突破点,但远瞻资本已提前掌握行业认知,最终在合适的时间点投资了大疆。

明确方法论:对于 to B 行业投资来说,技术和产品的壁垒是 VC 机构关注的重点,但如何理解“壁垒”以及行业 know how,是需要机构和投资人长期积累的。值得一提的是,远瞻资本的投资逻辑也较为多元,团队认为,团队应拥有跨界愿景、产品扩展潜力、技术创新及壁垒、精细管理运营、较强的商业能力等十种优势,才最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明星企业。

另一方面,远瞻资本也希望找准 VC 在企业发展过程中的定位及存在的意义。首先,机构要有主人翁精神,以自动驾驶公司禾赛科技为例,其初始发展路线并不清晰,本质原因是整个行业都是新兴崛起的。远瞻资本在认定其拥有多种特质后,便连续出手三轮;同时,远瞻资本也在利用被投企业矩阵、市场传播服务、行业人脉资源,为被投企业在产品落地、商业化、品牌形象等方面提供帮助。

“不仅仅是投资人,我们在投后更要像联合创始人一样为被投企业提供帮助。”

投资之后,是管理和授业解惑的长期陪伴。投资就像拓荒,开拓之后树木成长为一片生态良好的雨林需要很多年。投资机构能有效的帮助被投企业的前提是比被投企业更了解公司情况,找准核心问题逐个击破。例如很多初创型公司专注研发没有品牌意识,但是事实情况是Marketing中PR和品牌介入的位置越往前,和产品的整合度越高,业务开展也会更加成功。

远瞻资本习惯在投了一个项目之后,陆续在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投资,每个细分领域投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公司,各个环节都有序串联在未来实现联动。针对大行业的研究和投资是持续性的。在投资大疆之后,陆续有很多无人机公司找到远瞻资本。在六年之后,远瞻投资了工业无人机领域的星逻智能科技。工业无人机智慧化赋能平台星逻智能科技涵盖了工业无人机行业服务中的空域管理和智能机库两大块主要业务。这两大块核心业务,正是贯穿工业无人机发展产业的关键性线索。

“有优秀的导师们指点,强有力的资源扶持,也有大神级学霸的同学做榜样,星逻也会用自己独树一帜的无人机技术赋能硬科技,开拓出自己的天地。”远瞻被投企业工业无人机服务赛道代表星逻智能科技王海滨评价到。

远瞻资本团队从合伙人到投资人,大部分都有技术或制造业领域的从业背景,以胡明烈本人为例,创办远瞻资本前,曾带领团队完成兴业铜业国际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全过程。远瞻资本希望团队中每个人都能了解所关注的企业,是否真正拥有技术壁垒,并且要求团队成员在深耕领域后,要了解不同阶段创业企业的发展现况和可能的发展计划,通过多维度判断,最终选择行业内最有希望成为领投机构的公司。

资本寒冬之际,VC 机构投资趋于理性,市场浪潮之下淘汰了一些基因较为单一的初创企业。而对于远瞻资本来说,结合产业高手和互联网基因的优质项目仍然存在,团队也会继续发挥自身长处,积极在产业升级的大赛道内帮助企业成长。